【好雷】血觀音The Bold, the Corrupt, the Beautiful

上映日期:Nov/24/2017
類型:Mystery/Thriller
導演:楊雅喆
演員:惠英紅吳可熙文淇王月陳珮騏

Viola's Rating:7.4

其實像《血觀音》這樣的題材,對我來說太黑暗,就像《The Black Swan黑天鵝》儘管評價好,懂我的朋友當初建議我別去。不過,為了學校廣電系如此用心的將導演邀請來舉辦討論會,便趕緊擠了時間去看。觀影之後,雖然非常不喜歡,但也是佩服萬分,而不舒服本身,也是導演成功的象徵呢。一直堅持要聽完討論會再搭配導演的解說完成這篇,事後證明非常正確,尤其討論會並非「對答案」,導演說要對答案的話去看「光吉」的影評就可以了,95%正確,哈哈



本片的演員各個戲精沒話說,但導演在討論會中分享關於自己如何導戲與安撫片中眾多女人。許多人認為文淇光是看著翩翩見死不救那場戲的表情與情緒就足以得金馬獎,的確,導演也說往往一、兩個take就沒問題的文淇,這場戲拍了八、九次才放行。導演更搞笑表示,因為這場是他所認定真真最重要的戲,所以他請文淇想像小狗被車撞,想救又無能為力,原本文淇還無法想像,導演威脅要找youtube狗狗掙扎痛苦的影片,才成功努力想像了這段戲。而如何掌握眾多女演員,導演說其實簡單,「擒賊先擒王」,陳莎莉在,他只導她的戲,若她不在,那就是惠英紅。調整到導演想要的感覺之後,其他的演員便會跟隨他們的演法。


除了劇情挖掘人心黑暗恐怖之外,片中多數不時讓我與朋友都有「拍鬼片」的感覺。導演在電影當中使用了許多「三的法則」,包括「一家三口」、「一女二男的3P」( 兩位殺手除了較為合理,也才能呈現一名被殺,一名逃跑 )、「三角關係」等,其中就連驚悚之處我也認為有三。棠寧從阿英嬤那裏拿到金項鍊後,趴伏在庭園橋景上賞玩,背景的吵雜讓人以為一抬頭會是宴會的熱鬧場景。的確也是,不過背後那默默潛出的黑臉白臉真的是頓時嚇傻。而最多網友票選恐怖精選的就是冥婚場景了。雖然想見導演必定早已做好功課,但為了撰寫討論此一場景的片段,還特地查找了一番,看到「用表情露齒而笑的紙糊人」不禁感到毛骨悚然。冥婚場景在電影當中的設定是感人的,畢竟當時觀眾尚未得知marco與翩翩並非真心相愛,但即便如此,紙糊人出現的那一刻,依舊恐怖萬分。掀開頭紗看到黑白照片,更是驚嚇不已。就連最後一幕,也要被楊雅喆導演嚇到從椅子上跳起。當成年的真真彎下身去撿拾蘋果時,居然有另一隻手來把蘋果拿走,雖然象徵的是幼年的真真,並與最後的台詞做連貫,但還是覺得自己真的看了部鬼片。

將心中的大石頭放下後,與其繼續挖掘其他的黑暗面,先來談談我最喜歡的角色吧。傅子純飾演的廖隊長不只因為長得帥討喜 (咦?),更因為從警察署長等人到棠家吃飯,到他秉公辦事、認真查案卻不被放在眼裡嚴肅看待,都看的出來他肯定會是棠家謀略裡的絆腳石。因為自己也是一絲不苟的人,所以對廖隊長的角色設定有了投射,即便棠家用計漂亮且莫測高深,營造出棠寧的單純可愛加上美色,對差不多同齡的單親爸爸來說,的確是不容易抵抗,不過就連不公正的警察都不見得會與嫌疑人親屬發生關係吧,甚至過從甚密都不是很安全了,廖隊長在非迷昏的狀況下被拍下照片,實則自己不夠聰明。



電影當中配角眾多,種族也多元。導演說他並不是故意要呈現台灣所擁有的種族,而是當時的時代背景本來就會有漢人、日本人與原住民同時出現的狀況。雖然棠家說粵語,但導演再次指出,這是當時年代眷村片開始就誤導台灣人的概念。並非只有香港人才說粵語,棠夫人就只是從中國來台的廣東人,當時香港尚未回歸,應該是不會有太多香港人才是 ( 講的好像現在很多 )。片中使用母語的時機往往是處於緊張或氣憤狀態,除了議員太太求助時使用國語之外。受到觀眾喜愛的「我插播」片段,特助使用台語與棠夫人使用粵語,分別代表了目前的比試誰佔上風。自古以來皆如此,你輸了就得接受我的語言,可不是嗎?特別的是,討論會中一位原住民同學,因為自己朋友就是Marco的配音員而提出疑問。導演表示,飾演Marco的是沒有口音的漢原混血,同樣與其他語言一樣單純,呈現原住民口音並非歧視或希望凸顯什麼,而是當時時空背景下的原住民都有口音。


最後在海邊與醫院的兩場戲,出現了手銬與玉鐲,銬在一起的卻解開了,但並未相連的卻解不開。為了呈現女人心計而痛苦地看完所有張愛玲小說的導演表示,最後一幕就是《金鎖記》的最後一句話「每個人都有一把鎖,打破桎梏,便重生;不然,便輪迴。」最後受到自己調教出來的可怖所苦的還是棠夫人自己,即便到最後一幕臥病在床都在推進與策劃故事進行,當然是本片主角,而非許多人以為的「棠真成長故事」。導演提到,電影想談的議題的確很多,大家想怎麼想就怎麼想,都很好,大概就是一種「作者已死論」的概念。舉凡「控制狂」、「漢文化階級精神」、「情緒勒索」、「以愛為名」或全片最「友愛」卻最虛假的「我是為你好」,在在都是為了串聯棠家與血案這兩個大主題。同時,導演席間不時調侃男性觀眾,說許多男性都看不懂片中許多細節。有同學問到情緒勒索發生的可能,馬上有女同學回答「家暴婦女」,導演隨即表示自己也是要舉這個例子。在撰寫劇本的過程中,他記下了一個句子「被情緒勒索的人,可能需要獲得勒索者的認可,或者認為穩定勒索者的情緒是自己的責任。」正因為這樣的心態,才會不停傷害自己,不斷容忍,使情緒勒索繼續惡性循環。電影當中的劇情也不禁令人想到韓劇《信號》中的一句台詞:「只要有錢有背景,就算做了大逆不道的事情,也會吃香喝辣生活的好嗎?」

自己比較有疑問的是第一幕為何使用電視台副控室,而非直接讓說書人開場,本以為是否隱含由小銀幕窺探之類的意思,但導演說那個場景僅是為了呈現說書人身為盲人,卻能得知常人所不可得之事 (「救救她」),可見她是為一能力者,而後說書人干涉故事內走向也不顯奇怪。至於為何如此設定,導演解釋,「說唱」是唯一由台灣發起,紅到中國的藝術,而他不希望自己把一位國寶請來,卻只讓她串場。因此這位能力者在母女爭吵戲之後的變聲,象徵了由「說書人」轉變為「閻王」,也帶出後續蘋果憑空出現的橋段。搭配說書人的基調,選擇了觀音作為電影當中的token,是為了古典的效果,當然同時也具有宗教意涵,比起原先採用青花瓷,似乎更有溫度了一些。

接下來談談重頭戲「棠真」,剛剛提到的手銬與玉鐲取自《金鎖記》,不過同時也讓我想起了另一部作品:綺君的《一對金手鐲》。翩翩與棠真彷彿《一對金手鐲》裡的兩個女孩,雖然玩在一塊,但兩人的背景與生活都是天差地遠的。從對棠寧行徑的鄙視,吃蛋糕不幫擦嘴到明知真真鍾情marco卻故意逗弄,甚至在真真偷聽兩人約會時故意說話貶低都看得出翩翩看不起棠真。許多心思不夠細膩的觀眾,疑惑於閨密的兩人怎會最後一方忍心見死不救,但翩翩與棠貞並不是閨蜜。只是雖說如此,畢竟還是友情,而最後棠真跳火車自殺不成,也是因為自己造成失去友情,生於從未得到愛的家庭,親眼看到母親被外婆炸死,失去親情,最後連心裡一絲絲的美好都消逝,好不容易因為聽到火車報著站名而鼓起私奔的勇氣,沒想到追上車後,等著她的不只是戳破粉紅泡泡的那根針,甚至變本加厲成為傷害她身心靈最後純潔的元兇。導演笑稱,棠真最可憐的地方在於,張惠妹的新歌「偷故事的人」簡直可以當她的主題曲。全片總共有三次偷窺,一次偷聽。一開始偷看棠寧偷歡,準備奉茶時在窗外偷偷觀察著「大人的世界」,朋友與愛人的冥婚,加上自己見死不救,這樣複雜心情,不知該不該出現的典禮,以及偷聽marco與翩翩幽會,其實也預示了棠真真的還是個孩子。對她來說,這些都還新,都只能想像,而學習日文時不斷重複的「我好寂寞」實則是對親情、友情與愛情的控訴。


最後,戲裡戲外都令人心疼的「棠寧」。導演說觀眾只會把自己投射成棠寧,沒有人會將自己投射為棠真,因她是片中唯一有愛的人,而這也成為她的弱點。她對段忠段義或許有感情,不然看到屍體照片不會這麼震驚;她對媽媽看顧自己還是有些期待,不然不會招招手就到睡衣邊討歡心;她對棠真有的是不願其重蹈覆轍,滿滿的,無法說出的愛。「活得像個人樣」與「我是為你好」這兩句話,棠夫人與棠寧都說了,但意思截然不同。棠夫人的人樣是她自己,她看不慣棠寧勇於展現真我;棠寧對棠真說的人樣則是不要像棠夫人與自己的樣子,別做另一個名牌包。而棠寧的「我是為你好」與「媽媽愛你」大概是片中唯二的真話了,預知自己死到臨頭,退也不是,進也不是的關卡,帶女兒赴死徹底報復母親,抑或還給棠真決定權。雖然最後的節目或許讓棠寧失望了,但至少女兒不須丟命,而自己也得以脫離掌控,在棠家這樣的環境下,比起棠夫人「長命百歲,萬年富貴」的「不得好死」,棠寧也算是「好死」了吧。

圖片來源:開眼電影網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好雷】Avengers: Infinity War 復仇者聯盟3:無限之戰

【好雷】The Florida Project 歡迎光臨奇幻城堡

【好雷】The Shape of Water 水底情深

【好雷】Thor: Ragnarok雷神索爾:諸神黃昏

【好雷】Black Panther 黑豹

【好雷】市長夫人的秘密 Let's Cheat Together

“Black Panther” Lets Out an African Roar

【好雷】Three Billboards outside Ebbing, Missouri 意外

【普好雷】Along with the Gods 與神同行